AD
首页 > 行情 > 正文

茅于轼:中国股市为什么会大起大落?

2015-07-17 10:01:18
评论 点击收藏

  从根本上讲,我们要克服的是特权,不仅仅是经济上的特权,还有政治上的特权,那个更要命。特权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消灭特权。什么叫消灭特权?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家都得守法。哈耶克说过一句话,法治保证了自由,反过来讲没有法治就没有自由。薄熙来他有特权,他是政治局委员,他的老婆敢杀外国商人,你看他胆子多大,为什么?他有特权,要不是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他今天还在台上,你动不了他,这就是政治特权。经济上的特权、政治上的特权是我们要坚决反对的。把特权取消了,就有了机会的平等,就有了流动性,也就有了自由。我们追求自由实际上等于反对特权,你有了特权就没有自由。反特权是我们中国老百姓和中国政府一个大的任务。
  收入差距的问题我想过,我们也没有办法。把中国的穷人变成富人当然不容易,都变成中产行不行呢?中国的穷人很多,可能有好几亿,让他们都变成中产,把他们的收入提高一倍两倍有没有可能?没可能。因为你的生产能力跟不上,你的生产能力提高了,大家收入才能提高。就拿美国来讲,美国的生产能力最强了,它还是有穷人。消灭贫困这件事十年二十年之内不可能。我们只能改善穷人的处境,帮助最困难的人过得好一点,这个完全可能。我们的目的是帮助最困难的人,而不是把他们都变成中产,这个是做不到的。你哪怕二十年之后我们比美国还要富了,是不是就能消灭贫困?有可能,但是我不敢说。
  再往大了说把,就算你消灭了贫困,社会上还有其它的不平等,收入的不平等就算你能消灭,你能消灭地位的不平等吗?一个国家总归有总统,有大官,你叫他们都跟普通人一样行吗?不行的。一个社会有很多学问很大的人,也有很多学问很少的人,也产生不平等。不平等恐怕是长远存在的现象,我们不可能消灭不管是财富上的还是地位上的还是知识上的学问上的不平等,你不可能消灭,我们只能帮助有困难的人,这是应该做得到的。
  下面讲讲财富的创造,我认为劳动创造财富这句话是错误的,劳动可以创造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有很多的财富不是劳动创造的,最典型就是金融。金融业里面没有生产劳动,但是它创造很多的财富。也不是说凡是劳动都能创造财富,在以前我们搞计划经济的时候,大部分的劳动是消灭财富的,不但没创造还消灭了财富,比如说大炼钢铁,在座的可能没经历过,我亲身经历过。全中国人都去炼钢铁,村村冒烟,农民也炼钢铁,你说那个劳动怎么能创造财富?还有三线建设,把工厂都搬到大西南,放到山洞里面,完全是浪费财富。还有青年人的上山下乡,不让他们学习,让他们下乡劳动,那都是消灭财富的。
  劳动可以消灭财富,当然也可能生产财富,用得好,劳动生产财富;用得坏,劳动消灭财富。这个好坏区别在哪儿?你是不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把一切东西用好了。如果我们到上海外滩地价很贵的地方开一块地种水稻,能不能生产粮食?能。能不能创造财富?不能,你把地用错了,所以说财富的创造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而不是劳动,劳动用错了是消灭财富的。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企业家的功能,企业家做什么事?做这个事——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你要招聘很多人,你要招聘什么样的人?最合适的人,让他干什么事?发挥长处的事,这就叫人尽其才。原料从哪儿买,用什么工艺,你的产品卖到哪儿去,什么地方出价最高?这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企业家干的事,所以企业家是创造财富的,他跟工人一样创造财富,如果企业家搞错了,工人的劳动就消灭财富了,企业家用人用错了,原料采购错了,配置错误,消灭了财富,工人的劳动就白搭了。一般来讲企业家能够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所以企业家赚钱了,他创造财富。我们对企业家要有新的看法,马克思说企业家剥削剩余劳动,我觉得是没有道理的。
  人要尽其才,物要尽其用,土地也要尽其用,这块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做停车场就做停车场,该盖楼就盖楼,该修路就修路。现在18亿亩耕地红线,这块地只能种庄稼不能干别的,必须保护它。这个搞错了,我为什么反对?它妨碍了地尽其用。搞计划经济的人以为土地加劳动就能生产粮食,土地越多劳动越多粮食也越多,这是计划经济思维。现实是什么?从1949年到现在,人口从5亿增加到13亿,那时候吃不饱现在吃得好,耕地还减少了,亩产增加了300%多,土地减少了,劳动力更减少了,好几亿农民进城打工不务农了,粮食却增产了,你怎么解释?你光看见土地多了粮食就能多,事实证明不是这么回事。你让地不能尽其用,搞条红线,其实妨碍了国家的经济增长。 为您推荐:茅于轼  中国股市  大起大落

拓展阅读

更多